史上首位“自宫”后与皇帝夫人对食的太监 使宦官专权达到巅峰

2016-01-28 09:26 来源:盛典文化网 作者:

  【事典】

  魏忠贤是何许人也?他是明代熹宗时期的太监,而且是中国历史上最大的太监之一,他组织了一个中国历史上最大的阉党。在他活着的时候,全国许多地方都为他设了祠堂,塑了他得金身,香火祭拜,即立了所谓的生祠。祠堂本是为亡灵而设,魏忠贤敢立生祠,倒也算的是思想解放。更有甚者,还有无耻文人竟提出要把魏忠贤的生祠与孔、孟的祠堂建在一起,共享香火祭祀。如此看来,谁若说是中国人缺乏想象力,只怕不妥。魏忠贤何以能立生祠?这里有一个复杂而又简单的过程。

  

  魏忠贤,河间肃宁(今河北)人,生于明穆宗隆庆二年(公元1568年)。魏忠贤自小一副无赖泼皮的品性,从来不务正业,斗鸡走狗、骑马射箭,无所不好,其中最精的一招,就是赌博。年长后娶了一马姓女子,并生了一个女孩,但仍一如既往,并不改悔。有一次,他又与人赌博,大概是手气不佳,平时他是赢多输少,这次却是只输不赢,不仅将所携之资输个精光,还欠了一屁股债。旁边的诸人嘲笑挖苦,后来又催债太紧,以至气愤难忍。魏忠贤想来想去,觉得自己一无所长,要想出人头地,实在比登天还难。也许是福至心灵,魏忠贤脑中灵光一闪,觉得凭着自己的精灵泼赖劲,如果进宫服侍皇子皇孙、公主、王妃什么的,或许可以发迹。他把心一横,自己动手阉割了自己的生殖器,经过一番出生入死的苦熬,终于大功告成,进宫投在了同姓太监魏朝的门下。

  魏忠贤既是背负着宏图大志入宫,自然处处用心。他倾力巴结魏朝,和魏朝结为兄弟,讨得了魏朝的欢心。不久魏朝就把他送到王才人处,让他主管王才人的伙食。王才人是神宗的妃子,熹宗的亲生母亲,他利用办膳的机会,尽可能的接近熹宗。熹宗是一个十分喜欢玩弄小巧东西的人,魏忠贤便投其所好制作或搜罗了一些狮蛮绣球、双龙赛舟等东西,经常献给熹宗诱导熹宗游乐,弄得熹宗简直离不了魏忠贤。熹宗即位后,魏忠贤当然成了心腹太监。就在这时,他遇到了一块绊脚石,这就是他所投靠的魏朝。

  原来,魏朝与熹宗的乳母客氏的关系非常密切,客氏年轻守寡,后进宫乳养熹宗,熹宗长大以后客氏便在宫中闲住。据说客氏长得十分漂亮,年轻又耐不住寂寞,就与魏朝做了“对食者”。所谓对食就是古代宫中的一种太监与宫女配合方式。太监净身后,虽然不具备男子的功能,但仍喜欢接近女子,得宠的太监便可结交一名宫女,由皇帝特别赏赐可以建立家庭。魏朝因为受宠于熹宗,由熹宗恩准与客氏“对食”,客氏其人当时在宫中有很大的势力。因为太后十分喜欢她,熹宗即位后就封她为“奉圣夫人”。

  

  如果能抓住客氏,魏忠贤就能更上一个大台阶,于是,他翻脸不认魏朝,拼命巴结讨好客氏。魏忠贤善于揣摩女人的心理,很快的得到了客氏的喜欢。魏忠贤与魏朝俩人争风吃醋,竟大打出手,魏朝力怯,被魏忠贤打了数下,魏朝就拉着客氏跑出去,魏忠贤随后紧追。边追边吵,直追到乾清宫外,熹宗在睡梦中被惊醒,出来一看,才知俩人争夺客氏。熹宗大笑道:“你们俩人争一妇人,也有意思,这事我不便强断,还是由客氏自择吧!”可是选择了魏忠贤。魏朝羞愧而出,被熹宗派到凤阳去看守皇陵,不久就被魏忠贤和客氏害死。魏忠贤与客氏做了假夫妻,展开浑身解数讨好皇帝,摄取权力,网罗党羽,为非作歹。

  魏忠贤朝夕侍奉于皇帝左右,对熹宗的秉性喜好摸得一清二楚,真可谓是对症下药,权势也就逐日大了起来。熹宗和其他皇帝的爱好不同,他是一个匠人皇帝,木匠活上的天分尤其高,于是魏忠贤就摸准时刻,趁他沉浸于匠人之乐时去奏事,于是,熹宗就给他一句话:“朕知道了,你照章办理就是了。”魏忠贤就可假借君命,肆意胡为。为了更牢的把握军权,魏忠贤想建立他亲手指挥的军队。于是他串通外臣,让他们写奏章倡议开内操,经皇上批准,魏忠贤就从锦衣卫中选拔了几千兵士。配备火器,在紫禁城中日夜操练。魏忠贤把自己的亲信安插在军中,牢牢的控制住了军权。因张皇后不满魏、客二人,曾多次训示客氏,并想将她处死,都被熹宗救下,客氏对其恨之入骨,并买通一死囚称张皇后不是张国纪女儿而是自己所生,熹宗不信,改诬告张皇后父亲谋反,又未得逞。客氏侦知张皇后有孕,派心腹宫女去做手脚,在替她捶腰时伤及胎气,令张皇后流产。张皇后所生的三男两女,均被魏忠贤害死,造成了熹宗无后。至于其他嫔妃,魏忠贤更是想杀就杀。

  魏忠贤对内如此,对外是大力发展组织,网络党羽,他的死党不仅布满了朝廷,还遍布天下。魏忠贤自称“九千岁”到祝寿这天,官员们拥挤不堪,争相趋拜,踩掉了鞋子,扯破了衣服,自不是什么新鲜事。魏忠贤如此,客氏也不遑多让,白天在宫中与魏忠贤密谋害人,晚上必回家里居住,真可谓是当世第一对夫妻了。所谓物极必反,魏忠贤与客氏正在做永垂不朽之梦时,熹宗于天启七年(公元1628年)忽然去世。熹宗无子,遗诏由五弟信王朱由检继位,是为思宗。

  

  思宗还算是一个明白人,与熹宗沉迷软弱很不相同,他倒是有些刚愎自用,因此,从性格上来讲,他不像熹宗那样被人操持。据说魏忠贤想篡位,但其死党们以为时机尚不成熟,就未下手。但思宗却很果断,继位后就罢了魏忠贤的死党、兵部尚书崔呈秀的官。这样一来,魏忠贤谋逆的希望化为泡影,他的党徒一见此情,立即分崩离析,个求自保。首先向思宗弹劾魏忠贤的是他的同党,魏阉的罪状不胜枚举,就是有一百条命也难抵其罪。魏忠贤知道再无生望,便上吊自杀了,思宗并不罢休,下令分解魏忠贤的尸首,把他的头悬挂在魏忠贤的老家河间府的城门上示众。客氏当然也无好下场。思宗下令,把客氏在洗衣房中活活用鞭子打死。

  【评议】

  有人说:“不能留芳千世,也要遗臭万年”,魏忠贤是想要“留芳”的,并且还十分心急,深怕死后无人为他树碑立传,现在生前建立了几座庙宇、祠堂,真是“赢得身前名,岂管身后事”!只是生前的“芳名”正成了身后遗臭的根本,看来,自己为自己树碑立传,还是有些靠不住的。至于用权势和高压政策造成的舆论导向,既无法长久,更不得成功。魏忠贤生祠之拜,可谓热烈了,一旦倾覆,便成为历史的笑料。往事已矣,然尚可为求名求势者戒!

责任编辑:马瑞 关键词:太监,对食,干政
相关阅读
最新知识
我来说两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