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些值得投资收藏的扇面书画

2015-09-15 14:58 来源:未知 作者:

扇面质地有纸面和绢面两种。扇面作为艺术品始于宋代,北宋时已有人在纸面折扇上题诗作画,南宋时才出现绢面折扇,由于宋元时期时兴团扇,用折扇的人不多,加之扇子又是易损日用品,所以流传下来的实物极为稀少。明代初期,折扇书画尚属开发阶段,直到明代中期,扇画才逐渐流行起来。扇面的形状呈半圆弧形,故行气与构图均别具风格,在咫尺画面之中,创设开拓妙趣横生的面境,无论是山水人物、花鸟走兽,还是诗词书法,都可以欣赏到格调清新的布局变化,其错综的构图,突破了成规法度的绘画模式,在中国书画史上,开创了抒写性情襟怀,迫求文学美意的新格局。

然而,不是流传于世的所有扇面书画都值得投资收藏,只有精品才具升值和鉴赏价值。

明代成化以后,扇面艺术已进入辉煌时期,许多著名书画家,如仇英、沈周、兰瑛、徐渭、唐寅、张復、陆治、董其昌、李乾德、丁云鹏、陈洪绶、文徵明和祝允明等,都在扇面上留下不朽作品,这是中国书画艺术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。这些扇面书画弥足珍贵,最不易得,不少投资者把它视为最佳的追求目标。

清代扇面书画艺术,比明代又有新发展,不仅名家辈出,而且形式多样,作品丰硕,除继续表现各家各派艺术风采外,尚流行诸人合作、夫妇合作,以及好友、师生合作等多种形式。如高翔画的梅花《疏枝瘦朵》扇面,金农和陈章则为之题诗。王翚和他的五个弟子合画一幅《柯乔竹石图》扇面,配合狱默契,浑为一体,令人叫绝。乾隆帝喜爱刘统勋的书法,他有几柄消暑折扇就由刘统勋题写书法,而另一面有的由邹一桂画兰花蝴蝶,也有的由蒋迁锡配画牡丹花。此种一字一画双人合作扇面,为后来文人雅士广为仿效,如梁启超的书法扇面,背面则由余绍宋合作山水画;陈宝琛的书法扇面,另一面则由其子陈懋侗配画工笔折枝牡丹,等等。民国以后,一字一画的合作扇面更为流行,此种形式一直相沿至今。由于合作伙伴都具有相当艺术修养,能够前后呼应,互为衬托,所以自然收到异曲同工之艺术效果。这类扇面备受藏家青睐,历次拍卖的价位,都高出单人作品一大截。

清代以后,折扇艺术再显辉煌,很多书画家在扇面构图上刻意创新,尤以山水画的构图有超常的突破。山水画的构图讲究地平线,而扇面是上宽下窄的半圆形状,且由于山水画多取大片风景入画,空间大,地平线长,如依水平处理地平线,则扇面下端两角势必形成空白,为了使构图合理,景物自然,相继创立了满幅构图、边角构图和一河两岸构图三种新章法。满幅构图主要是景物占去大部分空间,整体感觉实多应少,通常描绘山景居多;边角构图是把主要景物安置于右下角,或集中于左下角,或自右向下伸入,或自左向下展开,整体感觉虚多实少;一河两岸构图主要是表现江河两岸风光,一江春水或左右横过,或上下直流,或斜向而行。这三种构图形式为后来扇面山水画的发展开辟了新篇章,很多画家藉以创作了大量构图精妙,题材新颖,气势磅礴,风光秀丽的山水扇面佳作,深受历代藏家青睐,如袁江、王鉴、黄宾虹、王一亭、郑午昌,以及张大千、冯超然、萧谦中、吴湖帆和贺天健等人的传世山水扇面,在海内外书画市场的竞投中,一直朗朗唱好,有眼光的投资者将其看作最具保值增值的艺术品。山水扇面的成就,对花鸟画扇面的创新颇具影响力,近、现代画家高翔、王云、杨晋、吴昌硕、任伯年、赵之谦、高剑父、于非闇,以及齐白石、陈半丁、傅抱石和王雪涛等,都有格调清新的花鸟扇面问世,其作品同样走俏国际艺术品市场。

此外,自明清以来,一些著名的书画家都有一种习惯,在绘画和书写扇面时,总先考虑扇骨的工艺水平,甚至只有名手所制扇骨,才愿挥毫落墨。如明代的苏州制骨名家李昭、马勋、马福、刘晖、曹大本、柳玉台和沈少楼等,他们所制的扇骨均有落款,不仅在今日有很高的鉴赏和经济价值,在当时书画界也名噪一时,像仇英就喜用柳玉台的扇骨;陈白阳则爱用马勋的扇骨;而周臣又偏爱曹大本的扇骨,佳画配名骨,相得益彰。此种风尚直到清代以后仍在书画界继续流行。所以,大凡传世的名家扇面,一般都配有做工精良的扇骨,这种成扇在海内外历次拍卖会上,都能拍得好价码。

责任编辑:不不 关键词:投资,收藏,扇面书画
相关阅读
最新知识
我来说两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