谭平 内化的艺术方式

2015-09-25 14:06 来源:盛典文化网 作者:小灌木

 

画家谭平
 

        编者按:抽象艺术是画者的情感、思想不断内化而凝练的艺术方式,谭平的《彳亍》系列像一道心电图刻下当下思绪,慢走慢行,观照自我,达成艺术和自我的平衡。

 



素描作品之一

谭平 内化的艺术方式

素描作品之二


       盛典文化网:这次展览的名字叫 《彳亍 》,这个名字挺特别的,慢行慢进,时走时停,这是个不错的状态,有什么特别的立意吗?

  谭平: 这个展览的名字,调整了很多次,也想“X错”,很多画面都是交叉,后来叫行走,最终把行拆开,走走停停,既是我画画的状态,好像人生就是这样,边走边看这样的一个状态。

  盛典文化网:您多次提到”时间“这个创作概念,时间对您而言意味着什么?

  谭平:时间确实是我的创作重要的要素,目前来讲,工作比较多大部分时间是学院的工作和社会的工作。 另一个原因, 我的创作一直都以时间为主题 ,比如我做铜版画,做一个铜版画, 铜版画里面的线条,黑色线条,腐蚀的时间长一些, 灰色腐蚀的时间短一些, 白色可能不腐蚀。 铜版是需要这个时间的限定的 ,在腐蚀时间长短决定了画面的深浅变化。在做之前,做一个小样板,打好格子,每一格子上记上时间,最长的时间长达一个小时,时间决定了这个腐蚀后的效果既是经验,同时也像科学一样, 慢慢的就形成了时间方式,再后来包括画画, 比如,我画一张画,不离开画布,一直在画画。以往对内容和效果都有一个预设,在没有预设的情况下,时间之所以变得重要。 当时间限定了以后,发现没有预设了。 作品《一划》也是一样的, 每刻一米都需要 10分钟,也有一个时间的限定。

  盛典文化网:这次展览多是一些素描作品,谈谈您用这么朴素的材料创作的感受和经验?您在做什么样的作品的时候会选择素描的材料?

  谭平: 每一种材料,都很喜欢。我画画有阶段性的,素描,每个十年都会有素描的作品展览 , 这两年碳条更加直接和随意 ,木板,更多是创作过程中有一种磕磕绊绊的感觉,木板作品更多用于大型展览。更加直接鲜明 色彩单纯强烈。用木炭条作画更像记日记, 画不好就擦掉,每天下班回去 特别想争取每天都画一张,每天回来都想记一下今天是个什么状态。并不是单纯的在重复一个动作,做艺术就是这样,当你越来越敏感,会感受到非常微妙的变化, 你仔细看每一张都一样 ,每一张都有微妙的变化记录。不是标准的符号,比如我今天很累画了一张,和往常的就截然不同。

  盛典文化网:这批作品的展览的“环境”好象是被主动的“创造”了一番?空间感受不太一样,解读一下?

  谭平::最开始的来源, 我画画就放在桌子上, 我们展览时候也放在桌子上给别人看什么感觉, 是什么感觉 让观众,也进入到我的角度。 后来就引申了, 引申到中西方艺术家整个对绘画的认识。西方就是架上绘画的历史。中国画是桌面绘画的历史,这是两种世界观,是两种人与物和人与自然的关系。西方绘画时描述他所看到的,一个客观的世界。中国画是画他想到他的感受到的他的内心世界。

 



素描作品之三



素描作品之四

  盛典文化网:曾在相关资料里看到您比较排斥被泛泛的说成是“中国风”,您也谈到自己的艺术创作很“东方化”您眼里谈一谈这两个概念异同?

  谭平::“中国风”是很多人把你符号化,现在很多艺术家前面加“中国 ”你看到很多 艺术家他的所有作品都会看到中国的符号,无论是中国的文字,中国的水墨,中国的颜色中国红啊 这些都是中国符号,是表面的。 一个艺术家东方西方各个方面是来自于一个人的生活经历,我们很难简单概括成是东方,比如我们上小学的学习方法都是西方的,我们生活在中国这个背景所有的传统的影响都是外国人无法理解的。但是整个的中国文化来讲都注重内在的世界,而西方特别注重客观,物质本身,我们更多注重意境。就像我写的内观与自省的艺术家,我的大部分生活都在一个社会生活中,我只是用十分之一的时间思考自己的艺术。

  盛典文化网:曾在相关资料里看到您比较排斥被泛泛的说成是“中国风”,您也谈到自己的艺术创作很“东方化”您眼里谈一谈这两个概念异同?

  谭平::“中国风”是很多人把你符号化,现在很多艺术家前面加“中国 ”你看到很多 艺术家他的所有作品都会看到中国的符号,无论是中国的文字,中国的水墨,中国的颜色中国红啊 这些都是中国符号,是表面的。 一个艺术家东方西方各个方面是来自于一个人的生活经历,我们很难简单概括成是东方,比如我们上小学的学习方法都是西方的,我们生活在中国这个背景所有的传统的影响都是外国人无法理解的。但是整个的中国文化来讲都注重内在的世界,而西方特别注重客观,物质本身,我们更多注重意境。就像我写的内观与自省的艺术家,我的大部分生活都在一个社会生活中,我只是生命百分十十的时间思考自己的艺术。也可以说是精神上的修行。



巴赫大提琴曲 Bach's Cello Song/100x120cm/布面丙烯/2015 


演说 Speech/布面丙烯/100x120cm/2015

  盛典文化网:怎样从具象绘画转向抽象绘画的?

  谭平:有一个非常长的过度时间,都是写实训练到表现 ,再从表现 到抽象。很多抽象艺术都是这样的过程。这样的过程是走向自由的过程。比如画一个人,那个人,那个物象,人的形就是一个束缚, 而表现就是借助物象表的我的情绪。抽象,是直接的线条和色彩。这个过程也就像是“画他”“画我”到“我画”。 而我画更多强调过程,像那个片子,没有结果只有过程,象刚才说的的类似修行。

  盛典文化网:“内观和自醒”一直贯穿您的创作,现在社会的修行团体里更容易看到这样的词汇,您为什么会选择这样的主题?

  谭平:社会整体来讲都有这样需要,当代艺术强调“在场的艺术”, 和社会发生关联,很多当代艺术作品很多题材和内容上发生关联,缺少内心和社会的关联。我很赞同中国哲学强调内在的世界和外在的世界同等的大。 现在人们更关注这个外在的世界得这一半 ,对内在世界的那一半不关注 。现在整个世界都开始关注另外一个非物质的精神世界。可能我白天是在这个世界,当我做艺术的时候是在这个世界,另外一个世界正是这种非具象记录了我的内在情绪变化。就像一个树一样,可能外面是树叶树枝随着季节变化,和树根是一种镜像关系,根系下面世界是相对稳定和平静的。

  盛典文化网:现在很多话题纠结于东方还是西方,你也有这样留学的经历,谈谈这两种知识结构对你的影响?

  谭平: 我学习的系统比较混杂,比如这么一个展览,效果很象水墨,用笔象乱草,布展的方式很当代,当代艺术重要方式,不是对画面本身作出评价,而是你的作品和空间和社会的关系,布展上和设计的知识结构有关,决定了对尺度的把握,很多综合的因素决定做这么一个作品。本来是简单素描作品展,但是很多人说是很综合的艺术展。



将浪漫进⾏行到底



穿行大峡谷/100x120_布面丙烯/2015 
 

        画家简历:

   谭平

 

 

 

 

  1960年 出生于中国河北承德;
  1980—1984年 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获学士学位;
  1984—1989年 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讲师;
  1989—1994年 获得德国文化艺术交流奖学金(DAAD);就读于柏林艺术大学自由绘画系获硕士学位和Meisterschule 学位;
  1994—2002年 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学院主任,教授;
  2002—2003年 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学院院长,教授;
  2003—2014年 中央美术学院副院长,教授;
  2014年 任中国艺术研究院副院长;


 

责任编辑:李楠 关键词:谭平 抽象艺术
相关阅读
最新资讯
我来说两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