马良书 纯粹的学者 纯粹的艺术家

2015-09-15 16:40 来源:盛典文化网 作者:李楠



画家马良书
 

  编者按:马良书是个纯粹的学者型艺术家,历经那么久学院的学习又在大学里做老师的他,艺术之路走得理性而纯粹。智慧的艺术家应该笃定自己对艺术风格乃至使命的选择,因此可以默默的耕耘自己的一一方艺术净土,而艺术也会回馈给他更多。

 

  盛典文化网:我看到您的水墨作品形式感很强,也有新的观念的摄入。谈谈您现在做的国画上的一些探索?
 

  马良书:我是在美术学院学的油画,本科毕业考研改了国画。从油画转成国画,油画的学习对我一直是个根本性的影响。油画训练是学院派方式,从石膏像到肖像,再到人体、单人体、双人体、双人肖像,这个造型训练系统是很严密的。完成这样的学习是要下苦功的,浮在面上学点小技巧,是没用的。扎实的写实造型能力要求复杂严密的艺术技巧,这种技巧很系统,也要相当的艺术高度。一个画家的根基好坏,造型能力是个硬指标。我读研究生那个年代主要是画重大题材和现实题材。画这类的就是要在全国大展上拿奖。从读研开始我就开始拿全国大展的奖,银奖、铜奖、优秀奖,每年一个,所谓的带国徽的奖励证书得过两个,文化部举办的,所以才有国字头的。每年画一幅画去拿奖的日子,到我开始读博,基本就醒过来了。
 

  2000年清华开始招收绘画实践的博士。这在全国是首创,争论很大。清华大学具有独立设立博士点的资格,清华说干就干,美术界一片质疑之声也不在话下。这个首创的博士点,导师绝对是顶级的、无可置疑,故以张仃、吴冠中、袁运甫、陈丹青担任。2000年第一拨我没赶上,老婆生孩子。第二年我来考了。第一批招,吴先生一个没带,吴先生高人自不会受此拖累,第二批他就退出了。于是,我就选了吴先生导师组中的另一位先生刘巨德老师为我的导师。我对巨德恩师是极崇拜的,他秉承吴先生的艺术道路,却又卓然形成自家面貌。吴刘一派,在中国画坛是创新的,正是我追求之所在。他们又是真正的走中西融合这条路走成功了的大家,这更是我的必选。还要说一点的就是,刘巨德先生人好的很,大德、大仁、大智。报完名,我去他办公室去见他,第一次见,他慈爱谦和、睿智从容的光芒已经完全地笼罩了我,先生的艺术、人格使我拜服门下。




纯粹的学者 纯粹的艺术家 马良书


 阳坡春早之二 纸本水墨 48x78cm 2014


马良书 专访


 阳坡春早之二 纸本水墨 48x78cm 2014

 

  盛典文化网:进入清华美院读三年博士对您有怎样的影响?  

  马良书:读博士有两个影响。一是,我有机会好好地、系统地研究西方现代艺术的形式语言问题,清华美院在全国来讲,这一点是个制高点,有庞薰琹、祝大年、吴冠中、袁运甫、刘巨德、杜大恺等一大批大家。我原来画重彩人物,重大题材人物画,我画的这些政治题材,社会现实主义题材,与清华美院这种注重纯粹艺术形式语言这一路是不同的。我的课题就是要将我原来的绘画方式与西方现代形式语言打通。二是,我有机会沉下心来研究艺术理论问题。我后来出版的《中国画形态学》就是读博时研究的成果。这两点影响对我都是根本性的,艺术理论是一个学术系统,重要的很,对一个画家来讲,有学术根基与没有学术根基完全是两回事。而艺术语言问题是艺术最本体性的问题,画家一动手就要看你的本事,本事大小,就是个形式语言问题。总的来讲,读博士,使我静下来,潜下心来,开启了一个需要我终生去走的艺术道路的起点,而不是画一两张全国大奖就完事那么简单。所以我说醒过来了。
 

  盛典文化网:接着说刚才那个话题,读博士的影响。
 

  我02年开始转到画水墨、彩墨这方面来。清华美院的现代绘画形式语言研究是很强的,美院是一个体系,中央工艺是另外一个体系。我下了一个决心,把这两个体系融合起来,在老一辈先生中其实这些都融合得很好,如庞薰琹、祝大年、吴冠中、袁运甫、刘巨德、杜大恺等,他们将中国传统绘画、传统装饰艺术、西方现代艺术、西方写实艺术等诸多艺术方面都融合得很好。而美院系统是缺这个的。我的艺术研究中这是一个很大的缺项。同时,我也认识到另外一个问题,形式语言这一派,也就是我们这代人中搞形式的这些画家,则是直接从西方拿现成的东西,是玩形式、玩花样,肤浅得很,远没有中国现代艺术或前卫艺术所具有的人文含量,玩形式显然是小玩意儿。这个课题对我来说非常重要,对于我这是个艺术的大是大非问题。吴先生沿着林风眠的道路一路走来,做的就是对中国画的现代性改造,就是国画现代化的问题。他们的中心思想是把古今中外融和起来,既不排斥东方和西方,也不排斥古典和现代。这是最有前景和最光明的艺术大道。
 

纯粹的学者 纯粹的艺术家 马良书

故园新妆之三  纸本设色 69x69cm 2015





岁岁芳菲  纸本设色 69x69cm 2015
 

  怎盛典文化网:么看笔墨等于零?
 

  马良书:有一次陪着吴先生参加活动,在清华美院的一次活动,是吴先生获授法兰西艺术院外籍院士时,请先生讲座。在现场有学生提出请吴先生谈谈 “笔墨等于零”的问题,吴先生一听这话就来情绪了,显得很恼怒。“你们还提这些问题,太无知、太无聊了,我不回答,你们自己去看。我的这句话是有上下文关联的。”吴先生的原文是“脱离了具体画面的孤立的笔墨,其价值等于零。”但是不管怎么说,“笔墨等于零”是作为赫然的标题而出现的,那绝对是一声惊天的炸雷。我想人们对“笔墨等于零”这几个词感兴趣,是有道理的。唯有这几个词是令很多人坐不住的词。“等于零”那还了得,根本性否定了。再进一步来看,谁是零?谁等于零?显然,历史已将赢家判给了吴冠中。我觉得吴先生所面对的那些人,和我们今天仍然面对的那些人,历史是要将它们归零的。
 

  盛典文化网:多艺术家在纠结这个文化融合的问题?
 

  马良书:这不光是纠结的问题,而是大是大非的问题。可以说,融合是必然的,是根本的出路,是大方向,是走向未来的。
 




马良书 故乡晨露  纸本水墨 68x68cm 2011





家山雨霁  纸本水墨 68x68cm 2011

 

  盛典文化网:是不是个性很重要?和别人不一样很重要?
 

  马良书:艺术个性并不仅仅是和别人不一样那么简单,不一样是正常的,是本来如此,谁和谁都不可能会一样,有的人非要搞得跟别人一样,那没有办法,自甘堕落。不一样是很浅层面的,艺术个性也是很浅层面的。当然风格与个性,首先就是要不一样,一样就没意思了,没价值了,这是最基本的。如果站在文化史、艺术史层面来讲,这个不一样是有文化艺术史价值的,那就有意义有价值了,因为代表了时代个性、时代风格,成为标本、标杆性的东西。
 

  要走这样的一条路,那是很难的,吴先生是这样走来的,顽强的肩负着时代使命与文化使命。要懂得中国的文化方向,世界文化的发展方向,以这样视野与角度,你去开拓,引领,这是画家最伟大的使命。
 

  生活很平淡,个人很渺小,但是你站在正确的方向上,一天一天、一年一年,一小步、一小步地向前走,随着时间的积累,小树会长成大树。我现在对自己的艺术道路是有自信的。这个对了,你一直做的是加法,我一个月加一点,一年加一点,逐步地长大,不用着急,不用担心,别人看不见,是因为你还没有超出这个大森林。
 

  盛典文化网:您关注当代艺术吗? 您觉得您和当代艺术是个什么关系?
 

  马良书:我是小角色,我一只脚在国画,一只脚在油画。我读了博士,与一个单一的画家还是不一样的,不光画画,还要关注学术,有当代的一些话题。油画一定是个当代话题,因为油画和国画在文化的角色上是不一样的。油画在历史上不管是古代还是现代,一直是站在意识形态的前列,中国画是放在个人的精神心性涵养这个层面,中国人说“文以载道”,文章是天下大事。西方不一样,在印象派之前,都一直和宗教在一起,那是西方意识形态的核心,到浪漫主义、现实主义、现代主义、后现代主义,油画总是以呐喊与先锋的文化角色引领社会革命。中国的油画85新潮之后做得好,是很积极的东西,前些年,有重大突破,这几年又沉寂了,一些艺术家功成名就隐退了,这跟现实的社会生态是相关联的。
 

  一个当代的艺术家要做的事,就是他与他的作品必须对当代的社会给出一种态度。同样,作为一个现代的媒体也要给出一种态度,如果连态度也没有的话,一切都是没有意义的。
 

纯粹的学者 纯粹的艺术家 马良书


 忆乡之一  纸本水墨 45x69cm 2015





 忆乡之四  纸本水墨 45x69cm 2015


纯粹的学者 纯粹的艺术家 马良书


 月笼树影泛烟波  纸本水墨 45x69cm 2015

 

  画家简历


        马良书:1966年12月出生,湖北郧西人。中国画画家,美术学博士,现为北京航空航天大学艺术学副教授,清华大学吴冠中艺术研究所研究员,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。

       1995年9月进入湖北美术学院攻读中国画专业硕士学位。

        1998年7月毕业留校任教。

         2001年9进入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攻读博士学位,从事绘画创作实践与中西艺术比较研究。

      2004年6月毕业,获得博士学位,论文获得清华大学校级优秀博士论文。作品曾获

         2007、2009中国艺术大展银奖、铜奖。出版学术著作及作品集有:《中国画形态学》、《回到元点》、《当代青年画家-马良书卷》、《国画名家经典-马良书卷》、《梦回南园-马良书现代田园山水画》等。

        曾任国家画院 杂志 国家画廊中国画栏目主持。

 


 

责任编辑:李楠 关键词:马良书博士 山水 书画 市场生态 艺术投资
相关阅读
最新资讯
我来说两句